老闆創造了公司,訂定了遊戲規則(人治也是一種規則),所有的工作者要在那裡工作,那就依循老闆的規則,抱怨是沒有用的,什麼都不會改變,相信公司、認同老闆的邏輯,是工作者唯一能做的事,否則你每天都會活在痛苦及挫折中。

我的媒體生涯,從一家非常大的公司開始。這個老闆是個傑出報人,因為老闆傑出,公司就充滿了人治色彩。如果老闆欣賞你,你會獲得完全不一樣的待遇。但也因為如此,整個公司的工作者都在期待老闆關愛的眼神,而一旦期待落空,難免就抱怨四起,許多人認為公司缺乏制度,不夠透明公平,公司裡隨時都充滿了哀怨的人。

那時的我,身處基層,輪不到老闆的關愛,也就沒有抱怨。但更重要的原因是,我在那裡工作,要的是空間和舞台,讓我學習歷練經營媒體所有的本事,我完全不在乎老闆欣不欣賞我,當然也就不會有抱怨。

可是在那一段時間,我也認知到一個事實:老闆創造了公司,訂定了遊戲規則(人治也是一種規則),所有的工作者要在那裡工作,那就依循老闆的規則,抱怨是沒有用的,什麼都不會改變,相信公司、認同老闆的邏輯,是工作者唯一能做的事,否則你每天都會活在痛苦及挫折中。

當然,你也可以選擇離開,尋找另一個你喜歡的公司,你認同的體制與和你邏輯一致的老闆。我最後也就離開了,走上創業之路。但我也永遠學會了相信公司、認同老闆的工作認知,這是工作者在位一天,就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的工作態度,絕對不要與公司作對,不要與老闆為敵。

可是在我創業之後,當老闆的日子,我發覺擁有這樣工作態度的人,真是鳳毛麟角。大多數的工作者,從來沒有停止抱怨、批評。剛開始,我痛苦不堪,這一切都是我的錯,都是公司的錯,員工抱怨有理。組織應該調整腳步,留住每一個工作者。

但結果我失敗了,因為我發覺工作是一樣米養百樣人,我努力改變的結果是「順了姑意、逆了嫂意」,我不可能讓每一個人都滿意的。

最後,我決定用自己的邏輯,訂自己的規則,然後吸引一群和我想法一致人,組成我們的核心團隊,這或許就是「組織文化」吧。至於那些想法和「組織文化」不一致的人,我只能祝福他們,任由他們尋找自己的桃花源。老實說,我從來不敢說他們是錯的,因為他們只是和我的意見不一樣,而我很可能是錯的。如果我是錯的,時間會讓我的公司衰亡,而他們離開我當然就是正確的抉擇。

我相信每一個公司、每一個組織,擁有一套不一樣的邏輯與環境,如果這個組織的邏輯是對的,這個公司就會欣欣向榮,而所有的工作者有權選擇你喜歡的組織,有權決定你自己的去留。但是只要你選擇留下,就請你相信公司、認同老闆,不要與公司站在敵對的態度。這並不是對公司不能有意見,其實所有的人都分得出「善意的意見」與「惡意的批判」,每個人的態度決定了一切!

如果我不相信公司、不認同老闆,我會揮揮衣袖離開,讓時間證明我的選擇對不對,連抱怨都嫌多餘!

後記:
人一生的成就,是個人的成長,再加上組織的成長,離開公司,個人的成長有限,因此我期待我所有的投入都能轉化為組織的成長,我和公司、組織是一體的,我不希望我與公司之間有矛盾、有衝突,所有我採取了認同公司、相信老闆的策略,那種一家人的感覺很好,也讓我得到最大的成就。

Care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